一口芒果捞。

不过一个爱吃芒果的懒。


不是写手,没有文风。
原耽
恋与
AOTU
王者
以上圈都有皮。

欢迎骚扰。

裴文德自戏。

-斩妖。

杀意凛冽。

封魔盘所指之处妖气盛横,夜风呜呼惹起尘寰满天,了然作以手势下令待之防守,静待伏击。束身官服附身映戾色,墨黑漫发束挽以冠扣之,眉宇紧蹙难掩端骶。倏然狂风大作,夜色愈发阴翳沉重,铁锈腥气随面而至,踏靴擎地稳固身形指腹搭扣剑柄,屏气凝神。 乍闻侧旁倏然细微声响,舌扫齿列遂翕阖唇启,清朗声线冷冽脆生喝道,翻腕纵刀咤然出手,堪抵疾驶而来的锐利锋芒。

邃眉瞋目睨妖敌,那妖孽龇牙平添几分凶相,半人狼身血瞳含怒,淬毒利爪呼啸直抵面庞,堪堪躲身避过挑手便以斩妖刀抵退。血痂凝颊,气息犹乱。指间污渍难掩,剑痕擦颊过,烙斑驳伤印。剑斧相斥铮鸣,卷风扬尘满天宇,反手翻腕以掌中...

沈巍自戏。

-

可知情路艰难因人善。

掌心下所汲取的温度灼热而滚烫,连绵不断的声声低喘似是情丝般无赖攀附缠绕心间。他动人眉眼几近沉溺于这场荒谬的情爱,腰际瘫软只管叫双腿不屈不饶地紧环,就连从额际溢冒的汗水都平添了几分色欲。那不可言说的情愫此刻纷然蜂拥而出,势要埋没理智将独有的烙印强加于人,可一丝青缕乍现眼前,颦笑间都与眼前人极度重叠,千万年所藏匿的晦暗贪念展露无疑,是心之所向,是念念不忘。

唇瓣渡过肩头疤痕不着轻重地吮吻,要将透骨柔情与爱意碾进肌肤,穿过炙热流淌的血液直抵心脏,触抚掌下搏动经脉也不忘耸动身躯给予他酥麻快感。留恋体温的热度与他隐忍难耐的喘息,一记记的顶撞都要把往昔埋没的爱慕嵌入他体内,...

罗浮生自戏。

注意,不是文,自带衍生cp。
罗浮生视角。
生贤二则。前后篇无联系。

“我们,算了吧?”

他指间烟草刺鼻呛人,混杂着路过男女身上低劣的香水味儿,他简略喊了我,嘴里不过寥寥几字,便堵得我无话可说。后街里招摇夺目的酒吧标志晃进眼帘,这是他的地盘。而我们就像一对默契许久的恋人,还未来得及全盘说明就已经达成共识,没有多余的言语去挽留与辩解,那积攒许久的爱意消失匿迹,取而代之的是倦怠与疲惫,只是单纯的一个眼神体会,我便知道我和他之间没可能了。

我没有接话。

他顿了顿话语,顺手抖掉了烟蒂,好像知道我会是这个反应一般,只顾着自己笑了起来。我瞧着他颤抖双肩蹙起了眉,脱口而出的字句被硬生生...

罗浮生自戏。

-
原著Chapter 63。

“识时务者为俊杰。义父,我这么做是为了保全洪帮。”

空气中仍弥漫栀子樱花淡薄的香水味儿,眼神流转至破门而入的义父身上,对方面色凌厉俨然已愠怒,出口便是针对性的怒斥,直面质问般语态不改波澜不惊的面色,这显然是要自己亲口承认表明态度,毫无半分犹豫道出了然话语,字句间不乏恭敬与退让意味,顺到别人耳里却无非是“离经叛道”四字。

面不改色对上众人视线,平淡无奇似是无事发生,手腕不留痕迹往里一翻将方才信封收入袖中藏匿。侯力卯足了劲儿在一旁煽风点火,义父俨然被有所煽动,原本阴沉脸色变得愈发难堪。面对自己毫不遮掩的承认话语,洪帮跟来的兄弟们同样面露惊愕,暗自

罗浮生自戏。

-
原著Chapter 34。

“我路过。”

面对少女的疑问几乎是本能选择回避,面不改色心不跳随口一编谎话打算糊弄过去,端正态度似是加深话语的可信度,哪能让对方知晓自己是单纯为了救她才陷入这深山老林里头的。两人之间的绊子还未彻底解开,太过露骨的话语还不能说得出。这小丫头倒也不傻,半信半疑紧接着追问下去,瞧她那认真模样倒是起了逗弄心思,故作不耐烦语态瞥一眼与其四目相对,一转先前态度顿挫字句扬声驳道。

“要你管?旅游散心不行啊?杀人越货不行啊?”

小丫头也不再继续争辩,刚觉能松口气,哪料到人下一秒便是声郑重道谢,反倒是弄得自己有些不知所措。自个这辈子挨的刀数不胜数,最早懂的道理莫过于“以眼还...

罗浮生自戏。

-
原著第十三章。短打

“上次让你去查查侯力的赌场,查的怎么样了?我听到风声,侯力手脚不太干净,坏了赌场的名声,义父知道了,很不高兴。”

放句狠话吓唬着身后那人,随意将话题转引至利益方面,看似语气平淡实则无不透露质问意味,目光依旧停滞在方才赎下的那条星星吊坠上,未曾有半分挪移。后仰身体懒散倚靠于椅背,单臂曲肘垫在脑后以作支撑,双腿高抬交叠搁至桌面好一幅惬意模样。对方给予的回答却不让自个满意,微偏颌用余光一瞥身后伫立之人,轻嗤出声继而把玩着掌中小巧吊坠,旋即语态一改显得颇为悠闲自得,无谓话语中透露的质疑难掩威胁逼迫之意。

“我派你去做,你就打发给下面的人。自己都不去盯着点?”

罗诚显然是给...

罗浮生自戏。

-
原著第六章。

没想到现在的野狗都敢到处乱吠了。

本便是攒了许久的心思来听一出九岁红的戏,青帮的那群野狗倒是也敢当着自个的面儿撒野,怕是以前的教训没吃够罢。胡奇恶言相向对付台上的名角老戏骨,也不知是个巧,非挑自个在场时闹幺蛾子,是不是刻意针对也可想而知了。不谈扫了自己的兴不说,这撒泼也得分个是非场合,当着这么多观众老爷的面儿,还真是不怕伤了天德提前去见阎王爷了。

轻嗤出声循言缓慢跨步走向那人,微挑眉尾睥睨随意一扫对方装束,注意到他腰际系着皮套以及遮掩住的金属枪管,狭眸定睛而视,眼底三分不屑嘲讽显露无疑。口中所言字句无非充满警示意味,只怕那人没心思听,余光瞥见侧旁桌台上摆着...

赵云澜自戏。

-原著。

脚下那十八层地狱倒是别有一番“异域风情”。

上头昏暗星河永无天日,放眼望去只觉到处皆是阴翳死气。阎王爷的老窝,想必也不是什么好去处,随眼一睨,便见炼狱里头那厉鬼残破身躯被处决人随意肆虐,浑身上下没一个地儿是完整的,肉眼可见的血腥场面着实令人作呕。隔着透明玻璃为屏障但依旧仿佛走在绳索上,似是一不留神便会跌入其中。

倒是没想到此番一行竟赶上阎王爷“通地眼”,这下马威对于凡人来说确实可怖,对方打的小心眼也不难猜,还未见面便如此举动可真是算得上“热烈迎接”了。再怎么说自己还手握镇魂令,是货真价实的镇魂令主,别的不说,如果连阎王老爷的面儿都没见着,就被这点小手段给...

沈巍自戏。

-原著。2/2

那吻是滚烫,是炙热,是不可抗力。

唇舌交缠之际依稀能辨彼此鼓动的心跳,隔着单薄衣料肌肤相贴逐步升温发烫,腕骨被人紧攥于掌心,鼻间缠绵气息无不焦灼着内心。双方身体间有意无意的摩擦,暧昧分子顿忖弥漫四遭,蚕食着所谓的仅存零星理智。他对吻技过分的好,撩拨意味十足的挑逗使得恍若梦境一般,太过美好,太过虚无缥缈,几乎是在须臾间便将自己所筑堡垒轰然倾翻,越过那道鸿沟强硬来到自己身前。

对方像是要宣告些什么,掌心摩挲在自身腰侧,略带急促的侵略意味伴随着人舌尖挑逗,再冷静的内心此刻也荡然无存,从被索取者转化至贪婪,甚至是愈发迷恋这唇齿相依的亲密距离。几乎是下意识本

沈巍自戏。

-原著。

到底是自己思念过甚、渴求太多。

阴差阳错般滞留了步伐俯身垂眸端倪,呼吸交缠仅是咫尺之间,温热气息裹挟三分酒味来回传渡,眼下便是那心念之人安详平稳的睡颜。方才刹那间的念头纵使自己逾界,原本极力保持的距离现在却分崩离析,也不知是气氛正好或是时机妥当,那魂牵着自身千年的面孔此刻就在眼前,伴随着起伏胸膛和呼吸牵动着心底,就连同久而平静的湖面被惊起一片涟漪。欢喜之人近在眼前,几乎是伸手便可触及,可却犹豫半分,迟迟不肯有所动作。

偏偏老天作祟,眼下人俊美容颜仿佛隔着一道屏障,想触碰却又害怕惊醒对方。目光贪婪般徘徊扫过对方面庞,如饥似渴企图将所看到的一切悉数烙印在脑海...

© 一口芒果捞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